<dl id='4kjc'></dl>

    <span id='4kjc'></span>
      <fieldset id='4kjc'></fieldset>

          <i id='4kjc'></i>

        1. <tr id='4kjc'><strong id='4kjc'></strong><small id='4kjc'></small><button id='4kjc'></button><li id='4kjc'><noscript id='4kjc'><big id='4kjc'></big><dt id='4kjc'></dt></noscript></li></tr><ol id='4kjc'><table id='4kjc'><blockquote id='4kjc'><tbody id='4kj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kjc'></u><kbd id='4kjc'><kbd id='4kjc'></kbd></kbd>

          <i id='4kjc'><div id='4kjc'><ins id='4kjc'></ins></div></i>
        2. <acronym id='4kjc'><em id='4kjc'></em><td id='4kjc'><div id='4kjc'></div></td></acronym><address id='4kjc'><big id='4kjc'><big id='4kjc'></big><legend id='4kjc'></legend></big></address>

          <code id='4kjc'><strong id='4kjc'></strong></code>

        3. <ins id='4kjc'></ins>

          紅佈條兒

          • 时间:
          • 浏览:16

            她來的時候,他在擦他的小號。她看瞭他一眼,就去連長那裡報到去瞭。

            她的到來,對這幫男性公民們來說無疑是頭號新聞。幾個被硝煙熏得像黑猴般的戰士像看外星人一樣目送著她從坑道這頭兒走向另一頭兒;坐在一起打瞌睡的人都站瞭起來,幾個人還因為神情專註而被手裡燃著的紙煙燒瞭手,樣子很是好笑。

            沒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也沒有人打聽她的名字。大傢隻知道,她是上邊派來的衛生員。她的頭上紮瞭根紅紅的佈條兒。時間一長,大傢便叫她紅佈條兒。

            很多人找紅佈條兒說話。

            紅佈條兒偏偏愛和他說話。

            很多人都不明白,她怎麼那麼喜歡和他說話?他們的疑惑不無道理,因為———他是個啞巴。

            很多人不屑:“啞巴嘛,除瞭吹吹號,還能幹什麼?”

            那是一場惡仗。敵人的飛機下冰雹一般把一枚枚子彈嚎叫著掃過掩體。不斷有請纓炸碉堡的戰士沖上去,又倒下去。

            掩體裡,連長和他都負瞭重傷。她是衛生員,她知道他和連長都需要馬上輸血。然而現實往往令人遺憾:她手上隻有一瓶血漿和一枚輸血針頭瞭。連長已經深度昏迷,他仍然清醒。

            她拿針頭的手有些顫抖。然而最終,在他和連長之間,她沒有選擇他。

            他看著她把那枚針頭插進瞭連長的身體。看著血一滴滴流入連長體內,她捋瞭捋頭發,怯怯地看瞭他一眼。

            他擠出一絲笑,雖然勉強,但很平靜。

            他艱難地抬起手,比劃瞭幾下,她明白瞭,她把頭上那根紅佈條兒解下來遞給他。他費力地把它塞進瞭內衣口袋。

            他的呼吸明顯急促起來,她知道屬於他的時間不多瞭。然而就在此時,他竟然拿起炸藥包艱難地爬出瞭掩體。

            她突然明白瞭。她也爬瞭出來。

            他們兩人艱難地爬向瞭敵人的碉堡。後來一齊用力把炸藥包頂在瞭碉堡口,再後來就聽到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

            有人看到,一根紅紅的佈條兒,從半空中裊裊地飄落下來……

            殘陽如血。負責清理戰場的戰士把一把小號和那根紅紅的佈條兒交給瞭連長:“報告,除瞭這些,其他什麼都沒找到。”

            上邊來瞭人,來人輕輕告訴連長:據我們瞭解,他們是一對夫妻。 連長雕塑般地站住瞭。

            有人悄悄告訴連長說,連長我們走吧。

            連長未置可否,有人看到,連長把那紅紅的佈條兒緊緊系在小號上,緊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