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68ost'></dl>
<i id='68ost'></i>

<code id='68ost'><strong id='68ost'></strong></code>

    <ins id='68ost'></ins>

      1. <fieldset id='68ost'></fieldset>
      2. <tr id='68ost'><strong id='68ost'></strong><small id='68ost'></small><button id='68ost'></button><li id='68ost'><noscript id='68ost'><big id='68ost'></big><dt id='68ost'></dt></noscript></li></tr><ol id='68ost'><table id='68ost'><blockquote id='68ost'><tbody id='68os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8ost'></u><kbd id='68ost'><kbd id='68ost'></kbd></kbd>
        1. <acronym id='68ost'><em id='68ost'></em><td id='68ost'><div id='68ost'></div></td></acronym><address id='68ost'><big id='68ost'><big id='68ost'></big><legend id='68ost'></legend></big></address>

            <span id='68ost'></span>

            <i id='68ost'><div id='68ost'><ins id='68ost'></ins></div></i>

            男人,崩潰的世界

            • 时间:
            • 浏览:39

              在這忙碌的社會中,還有一些悠閑的人,不讀書,不工作,每天吃喝玩樂。
              李青,就是其中之一,高中畢業後,他就一直是網吧和傢裡,兩點一線。當然,他並不是富二代,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個啃老族。
              乍一看,第一眼就能判斷,這人不是學生,長長的黑色碎發,還有耳釘,鍵盤邊上,香煙,飲料,花生殼…
              做為一個90初的大男孩,手上多多少少都有幾款拿手的遊戲,他最喜歡的就是槍戰網遊,開著YY,沒天沒夜的在那喊著:"A大,A大,下蛋,下蛋…".
              呼~~~
              又贏瞭,整個人向後靠去,伸瞭伸懶腰,休息一下,等下在來一把。
              左右看瞭一下,額!~~~
              這種遊戲也有女的玩?看她的操作水平,應該也玩瞭一段時間瞭。
              "用M4要點射,用AK或點射或掃爆頭線"
              "不要站到那裡,對面常把雷丟到這邊"
              看著女孩咬著嘴唇,微怒的樣子,應該輸瞭好幾把瞭吧!女孩看瞭李青一眼:"你玩這個很厲害?","還行!".
              "你能幫我殺對面第一嗎?我打瞭4把瞭,都打不過他"女孩有點沮喪的說道。
              就這樣,兩人一小隊,女孩拿著狙擊在後面放冷槍,李青拿著步槍在前面壓火力。
              兩人一直玩到深夜11點多,"我下瞭,明天還要上班呢!拜拜".
              李青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瞭,興致那麼高,連續玩瞭7個小時的遊戲,頭也有點暈瞭,下機。
              小吃攤
              "嘿,怎麼是你,你不是跟蹤我吧?"女孩笑著和李青說道。
              這時,李青才發現瞭,剛才那女孩坐在邊上,"沒有,你來之前,我都玩瞭好久瞭,現在頭有點暈".
              坐在女孩對面,這才看到瞭她的正臉,挺漂亮的,"誒,對瞭!你怎麼就喜歡玩這遊戲啊?我很少見有女孩玩,而且你玩的還不錯".
              ……
              那天以後,兩人常常在網吧相遇,一起遊戲,一起吃宵夜,成瞭朋友。
              "喂~~~"
              "大小姐,你快點行不?洗個澡你泡這麼久,你泡菜啊你?"
              當兩人單身的異性青年,碰到一起,相互有瞭話題,有瞭好感,就會擦出火花,後面的情況,不說大傢也知道瞭。
              帶著女朋友或老婆一起玩遊戲,我想這肯定是廣大遊戲玩傢都向往的生活吧!
              有什麼好處?一,不用被她罵。二,她不會在你遊戲手感來的時候,讓你下遊戲,給她看電視瞭,最重要的是,不用一邊遊戲,一邊陪她聊天。唉,結婚前的男人是可憐的,結婚後的男人是可悲的…
              李青和女友小靜已經同居一年多瞭,女友的工作越來越忙。她每天晚上下班回來,還要幫他洗衣服,煮宵夜,而他呢?每天都是上網,先不說能為她做點什麼,常時間的上網,肯定是對身體不好的。
              勸過他很多次,讓他到自己那去上班,但他都不去,雖然心中有些不滿,但是,她還是願意等他。
              她知道,男生喜歡遊戲隻是一個階段,18、9歲的時候,遊戲就是他們的全部!當過瞭那個階段,20多歲後,相信大多數男生也就偶爾玩玩,而不是癡迷瞭。
              而李青,卻不知道,這一年多的長時間遊戲,長時間面對電腦,使他已經發生瞭一些改變,心裡早衰!
              性情變得越來越急躁:生活中越來越容易感情用事,言行中理智成分越來越少。更容易曲解他人好意,聽不進別人意見,不冷靜,一觸即發。越來越孤僻…
              一天,小靜(李青女友)回來後發現,這麼晚瞭李青還沒回來。給他打電話,他沒接,短信也沒回,於是,小靜到網吧找他。
              "啪~~~"
              李青一巴掌拍在瞭鍵盤上,"MD,你們這幫豬頭,會不會玩?哈?不會玩就滾出房間去".
              剛進網吧的小靜看到瞭這一切,走到李青身邊,將桌上的飲料,香煙都丟到瞭垃圾桶裡。
              "你幹什麼?拿我煙回來"李青皺著眉頭,語氣不好的對小靜說。
              "下機吧!都玩那麼久瞭,還吸瞭那麼多煙,對身體不好!"小靜還是耐這性子和他說。
              "不下,我不信我玩不過他,都是那幫蠢蛋不會!拿我煙回來,快點"李青顯得有點不耐煩瞭,語氣加重瞭些。
              "別玩瞭,回去吧!明天在玩也行啊,宵夜我…"
              小靜話還沒說完,李青吼瞭起來:"我讓你拿我煙來你聽不見啊?你回去快點,別在這裡煩我".
              小靜咬著嘴唇,泛紅的眼睛看著他。這是李青第一次吼她!一想到下班後,還要做著做那,忙到一點才能睡,他卻還這樣吼她,一下子,她覺得自己特別委屈,哭著跑出瞭網吧。
              這樣的情況,發生的次數越來越多,頻率越來越高。
              終於,有一天,輸瞭遊戲的李青,打瞭來勸他回傢的小靜一耳光。
              小靜一邊哭著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他以前不是這樣的,那時候他很愛笑,很愛和她一起去逛超市,還常常送一些小禮物給她,她任性,鬧情緒的時候,他總會寵著她,哄著她,他做錯事情讓她不高興後,他會洗衣做飯,討好她,但是——現在他變瞭,他不會在對她好瞭,原本她還想等他,等到他不玩遊戲,好好和她一起工作的那天,但是他變瞭,他開始討厭她瞭,煩她瞭。
              她走瞭,離開瞭…
              "小靜,小靜?"下瞭遊戲的李青,回到傢,沒看見小靜,大半夜的去那瞭?
              突然,看到瞭桌上的一張紙條:
              李青,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我很喜歡以前的你,以前我下班回來,你已經買好瞭宵夜,當我洗完澡的時候,你會喂我吃,當宵夜太燙,燙到我的嘴時,你都會笑著搶過我的碗幫我吹涼,然後在喂我吃,還罵我是饞貓。當我們一起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你總會把我放在購物車裡的零食放回去,不讓我買太多,你說吃瞭會胖,對身體不好。當你抽煙被我發現時,你總是很慌張的將煙丟到身後,然很向我保證一定會戒煙。當……
              但是,現在你變瞭,你不在對我向以前那麼好瞭,你不在把心思放到我上身瞭,你已經開始煩我管著你,煩我老是去網吧找你。但是,你知不知道,我是為瞭你好,我希望你能一直陪著我,我希望等我很老很老,要死去的時候,你還在我身邊!所以我不讓你吸煙,每天就算知道會被你罵,我也要到網吧叫你回傢,就算知道你不喜歡我老是說讓你去上班,但我還是要說,因為上班能讓你活動活動身體…
              我知道,遊戲對於男生來說,是一個階段性的愛好,所以就算你罵我,不在對我好,我也願意陪你一起度過這個階段。
              但是,現在我已經放棄瞭,我決定放棄瞭,放棄你,放棄這段感情,我不在等你瞭,不等你瞭…
              看著紙張上許多字體都已經模糊瞭,李青知道,小靜在寫這封信的時候,一定哭的很傷心。
              李青跑到瞭小靜以前住的宿舍,和一些經常去的地方,但是,都沒有找到小靜。
              凌晨3點,回到傢裡,李青將衛生間的門緊緊關上,坐在浴缸裡,任由花灑噴著水,打濕瞭自己。
              眼淚隨著水流一起打濕瞭全身,打在身上,仿佛是打在心上,想起她的笑容,她的眼淚,她的一切的一切,李青給瞭自己一巴掌,難道從今天開始我就要失去你瞭嗎,小靜?
              想著,想著,抽泣聲越來越大。
              "小靜,你~你去那瞭,我錯~錯瞭,你回~回來吧,我一,一定改"李青那梗咽的哭聲,不停反復的說著。
              看著手上的香煙,又想到瞭小靜的話,於是,他將燃著的煙頭搓到瞭自己的手背上,燙出瞭一個疤痕。
              肉體上的疼痛比不上心痛,心碎,是世界上疼痛感最強,持續時間最長,最難治好的痛。
              "我改,我一定改,你回來吧,小靜…"
              "小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