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0yfr7'><strong id='0yfr7'></strong><small id='0yfr7'></small><button id='0yfr7'></button><li id='0yfr7'><noscript id='0yfr7'><big id='0yfr7'></big><dt id='0yfr7'></dt></noscript></li></tr><ol id='0yfr7'><table id='0yfr7'><blockquote id='0yfr7'><tbody id='0yfr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yfr7'></u><kbd id='0yfr7'><kbd id='0yfr7'></kbd></kbd>
    <ins id='0yfr7'></ins>
    <dl id='0yfr7'></dl>

    1. <acronym id='0yfr7'><em id='0yfr7'></em><td id='0yfr7'><div id='0yfr7'></div></td></acronym><address id='0yfr7'><big id='0yfr7'><big id='0yfr7'></big><legend id='0yfr7'></legend></big></address>

    2. <i id='0yfr7'><div id='0yfr7'><ins id='0yfr7'></ins></div></i>

        <fieldset id='0yfr7'></fieldset>
        <span id='0yfr7'></span>
        <i id='0yfr7'></i>

            <code id='0yfr7'><strong id='0yfr7'></strong></code>

            甜甜的味道

            • 时间:
            • 浏览:14

              這是一個普通傢庭,男人、女人和兒子是這個傢庭的所有成員。
              日子在平淡而瑣碎的生活中過著?熏隨著時間的推移,兒子入托、進入小學、讀完初中、升入高中,繼而到北京的一所全國知名的大學深造。其間,男人和女人的工作也先後發生瞭變化,女人單因位效益不好,下瞭崗,男人的單位又破瞭產。男人除瞭依靠自己在廠裡練就的手藝找瞭一份電焊工的活外,還買瞭一輛三輪車,利用一早一晚的時間在城市的街頭巷尾靠載客增加點微薄的收入。
              每天晚飯的時間是夫妻倆最快樂的時光,這個時刻兩口子坐在飯桌前,男人對女人的廚藝贊賞有加,他感覺自己這輩子找瞭這麼一個女人不僅找到瞭自己的幸福,而且還找到瞭自己的口福。
              但在他們婚後的第十九個年頭,男人卻不得不下廚瞭。女人得的是急性闌尾炎,剛剛做完手術。大夫囑咐男人說,目前最主要的是要給患者增加營養,多吃點好吃的。男人原打算給女人買那些昂貴的補品,可被女人阻攔瞭。女人說,那些東西我不想吃,再說瞭我也吃不慣。男人知道女人心疼錢。男人問,那你想吃什麼?女人想瞭想說,要不就像我們平常吃晚飯時那樣來盤清炒土豆絲吧。男人佯怒,你現在病著呢!需要增加營養,土豆絲有啥營養?要不,女人遲疑瞭一下說,我就想喝點魚湯。男人說,沒問題,我這就去飯店讓他們燉上一鍋鮮魚湯!女人出聲止住瞭男人,說,你到集市上買條草魚,給我燉點魚湯喝就行瞭。
              男人欣然答應瞭。
              男人買好魚回到傢準備做菜的時候,發現鹽沒瞭。於是,他又急匆匆地下瞭樓,來到小區的小賣部前嚷著,來包鹽!櫃臺後的老人,笑瞇瞇地看著他說,瞧你這滿頭大汗,急個啥呀?男人心急火燎地說,大爺,快,來包鹽,我做菜正等著用呢!男人扔下錢,拿起櫃臺上的鹽,又急匆匆地回到廚房,按照女人的囑咐開始做菜。
              做菜真不是個好差事,男人邊手忙腳亂地忙著邊想,女人這麼多年來一直無怨無悔地做菜——那個啥,一時竟想不到一個詞可以形容此刻的心情,總而言之辛苦著呢!準備好瞭各道工序,男人把魚放進鍋內滾開的水裡。趁著燉魚的空當,男人從菜櫥裡拿出剩下的一點菜水倒進碗裡又倒上一碗白開水,掰瞭個硬饅頭,開始瞭他今天的第一餐。
              當男人提著小飯桶裡的魚湯走進病房時,迎接他的是女人熟悉的笑容。男人用調羹舀瞭一湯匙魚湯用嘴吹瞭吹後,送到女人嘴邊。男人有些不安地說,第一次做,隻怕味道做得不好,你湊合著吃吧。女人咂瞭咂嘴才把魚湯咽瞭下去,笑著對男人說,沒想到您是個天生做廚師的料,第一次做的菜就這麼好吃!
              男人的臉上盛開出一朵蓮花。
              一個星期後,兒子從北京放暑假歸來,到醫院裡照顧母親。這一餐,男人特意多做瞭兩個菜,興匆匆地送到醫院。女人像往常一樣邊吃著菜邊稱贊男人的廚藝。男人微笑著看著女人品嘗他做的菜,臉上滿是幸福的感覺。接著,他又讓兒子也嘗嘗自己的手藝。兒子夾瞭一筷子菜,放進嘴裡,繼而面帶難色又吐瞭出來,嚷著說,老爸,你這是做的什麼菜呀?咋瞭?男人問兒子。你嘗嘗呀!兒子笑著丟下筷子,走出病房。男人拿起兒子放下的筷子夾瞭菜放進嘴裡,立刻品出瞭自己所做的菜還真不是味兒。原來,那天他買鹽時,小賣部的老人錯把一包糖當作鹽給瞭他,而他匆忙間也沒有在意,就撕爛瞭包裝袋,一古腦兒全部倒進瞭盛鹽的瓷罐內。男人真後悔自己做出來的菜沒先嘗嘗。
              男人苦笑著問女人,這麼多天來我把糖錯當成瞭鹽,你咋不說呢?
              女人微笑著說,這是我今生吃到的最好吃的菜!
              男人說,你就別寬我的心瞭!我剛嘗過瞭,用糖做出來的菜吃起來的確不是個味兒。
              女人看著面容憔悴的男人意味深長地說,可你別忘瞭,糖吃到肚裡是甜甜的味道呀!
              那一刻,男人的眼裡噙著幸福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