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0bgw4'><div id='0bgw4'><ins id='0bgw4'></ins></div></i>

      <i id='0bgw4'></i>

      1. <fieldset id='0bgw4'></fieldset>
        <dl id='0bgw4'></dl>

        1. <tr id='0bgw4'><strong id='0bgw4'></strong><small id='0bgw4'></small><button id='0bgw4'></button><li id='0bgw4'><noscript id='0bgw4'><big id='0bgw4'></big><dt id='0bgw4'></dt></noscript></li></tr><ol id='0bgw4'><table id='0bgw4'><blockquote id='0bgw4'><tbody id='0bgw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bgw4'></u><kbd id='0bgw4'><kbd id='0bgw4'></kbd></kbd>
        2. <ins id='0bgw4'></ins>

          <acronym id='0bgw4'><em id='0bgw4'></em><td id='0bgw4'><div id='0bgw4'></div></td></acronym><address id='0bgw4'><big id='0bgw4'><big id='0bgw4'></big><legend id='0bgw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0bgw4'><strong id='0bgw4'></strong></code>
          1. <span id='0bgw4'></span>

            再陪我一段時光

            • 时间:
            • 浏览:12

              馮玉芹是位小學教師,星期五下午,學校組織全體教師去鄰省的一個風景區旅遊。

              他們是傍晚5時出發的,可到瞭省城火車站後,才得到緊急通知,因山洪暴發,通往那個風景區的鐵路被泥石流掩埋,正在清理中,大約需要三十多個小時後才能通車。星期一還得正常上課,所以這次旅遊隻得取消瞭。

              馮玉芹回到傢中,已是夜裡1l時半瞭。兒子在全托的學校上一年級,兩個星期接他回來一次,今天不在傢,丈夫高明海肯定已進入夢鄉瞭,她沒有按門鈴,輕輕地開門進去瞭。打亮電燈後一看,猶如當頭挨瞭一棒:她丈夫身邊睡著一個女人,這不正是他們局裡那個女秘書吳麗琴嗎?

              妻子外出旅遊會深夜回來,高明海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料到的,措手不及的他不知怎麼辦才好。

              可是,等待他的並不是妻子的狂風暴雨。馮玉芹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遇到這種事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而是理智地退出房間。吳麗琴穿好衣服灰溜溜地走瞭。可是,胸懷再寬闊的人,碰到這種事也是受不瞭的,自己的婚床上竟然睡著別的女人,馮玉芹胸口好像塞瞭—把豬毛似的難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憑心而論,丈夫也是個優秀的男人,對自己好,愛這個傢。可設身處地地想一想,近段時間來,由於自己忙於教學,對他的關心少瞭些。現在,社會開放,很多人換瞭老婆,不換老婆的找情人。丈夫趕時髦有瞭情人,也許是受社會上什麼“一等男人傢外有傢,二等男人傢外有花,三等男人花中尋傢,四等男人下班回傢……”的影響,擋不住這個誘惑吧?另外也有可能,那個被人稱為狐貍精的吳麗琴,見自己冷落瞭高明海,就乘虛而入,纏住他不肯放瞭。高明海的本質是好的,為瞭這個傢,為瞭孩子,她覺得還是應該把他拉回來。

              這時的高明海,雖然也感到內疚,對不起妻子,但也處在兩難之中。想想妻子,當初沖破傢庭的阻力嫁給瞭他,賢惠體貼,傢裡的事從來不要他操心,把個傢料理得有條不紊。正是由於她的支持,才使他能夠一心撲在工作上,做出成績,坐上瞭副局長的位子。可是,剛剛投入自己懷抱的吳麗琴,年輕漂亮,浪漫有情調,帶著她出入社交場所多麼有面子,何況,她還在逼著自己快點離婚。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事到如今,真是左也難來右也難,不知如何是好。

              那件事情發生後,馮玉芹表面上還和往常一樣,給丈夫做飯,洗衣服,可在傢中沉默無言瞭。沉重的打擊,使她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導致眼圈發黑,人也一下子瘦瞭下去,看得出,她已是渾身沒有一點力氣瞭。

              星期天的上午,馮玉芹悄悄地出瞭門,她來到醫院,請高中時的同學小王醫生看病。檢查完後,小王醫生暗地裡給高明海打瞭個電話。高明海一到醫院,避開馮玉芹,先來到醫生辦公室,小王醫生把一張病情診斷書遞給瞭他。

              高明海一看,腦子“嗡”的一下,上面是“肝癌”二個字。看來,癌細胞早已潛伏在馮玉芹體內,趁著這段時間她精神不振,身體虛弱,發起瞭猛烈的進攻。

              高明海明白,小王醫生叫他來,是不讓馮玉芹知道病情真相。他剛想把診斷書放進皮包中,冷不丁馮玉芹從背後過來奪過瞭那張紙,看瞭起來。看來,她早已從小王醫生那神秘的樣子中,看出自己疾病的嚴重性瞭,這下得到瞭證實。

              回到傢裡,馮玉芹像換瞭個人似的,對丈夫的冷戰也宣告結束瞭,她苦笑著說:“這樣也好,我活在世上的日子已不會多瞭,你提前做好準備,省得臨時抱佛腳。但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是否能夠答應?”

              事情到瞭這一步,還有什麼答應不瞭的事呢?但高明海還是轉瞭個彎說:“你的病還是初期,是能夠治療的,明天我帶你到大醫院去診治。”

              馮玉芹卻說:“癌是不治之癥,化療後頭發會全掉光,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吃苦頭不說,還白白浪費鈔票。事到如今,我也沒有別的要求,隻要你再好好地陪我一段時光,讓我愉快地度過最後的日子。這樣,我也心滿意足,死而無憾瞭。”

              高明海點著頭說:“這個要求我會答應的,但你還是去大醫院治療吧。”

              馮玉芹不肯去醫院治療,高明海也沒辦法,總不能把她捆起來送到醫院,他隻好找時機做她的工作。

              人是有感情的,畢竟是十來年的夫妻瞭,到瞭這種即將生離死別的時候,盡管高明海有瞭外遇,但還是感到不舍,妻子對他無微不至照料的情景,常常像電影似的一幕幕出現在眼前。兩年前那次車禍,他雙腳骨折,住在醫院裡動彈不得,馮玉芹一下班就往醫院跑,端屎接尿,喂飯擦身,整整4個多月,毫無怨言。受傷的自己反而養胖瞭,她卻瘦瞭十多斤。人心都是肉長的,到如今,再棄她不顧,去和吳麗琴鬼混,自己還是個人嗎?高明海下瞭決心,說什麼也得克制一下,再好好地陪她一段時光。就這樣,晚上下班後,能推卻的應酬一概不去,陪伴和料理妻子。當然,也冷落瞭吳麗琴。

              再說吳麗琴,一開始聽到馮玉芹得瞭癌癥的消息,好不高興,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和平過渡成為副局長夫人瞭。可一段時間下來,高明海一有空就往傢裡跑,和她的幽會自然取消瞭,肚子裡也不免產生瞭醋意。開始時還能忍受,時間長瞭她如何受得瞭!看到馮玉芹在高明海的精心照料下身體越來越好,癌癥治愈的也不是沒有先例,這樣下去豈不要前功盡棄?對,趁她還沒有康復,先在精神上擊垮她。就這樣,準備搶班奪位的吳麗琴開始向高明海發難瞭,還特意選擇高明海在馮玉芹身邊的時候。一到晚上7時以後,每隔十多分鐘就給高明海一個電話,不是要他去歌舞廳跳舞,就是去咖啡館喝咖啡。這種時候,高明海自然不會答應她的。滿足不瞭要求,吳麗琴就在電話中大發雷霆,弄得高明海非常尷尬也非常反感。可病床上的馮玉芹,還是像沒事一樣安慰著丈夫。

              水性楊花的吳麗琴終究耐不住寂寞,又開始向新來的局長發起進攻瞭。這事也隱隱約約地傳到瞭高明海的耳朵裡。他開始把妻子和情人作比較瞭,真是不比不清楚,一比嚇一跳!他清醒過來,結婚畢竟不是鬧著玩的事,是要兩個人長相廝守大半輩子過日子的。想想自己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吳麗琴又不會料理傢務,更不會關心人,一天到晚隻知道上舞廳去飯店,若是和她結婚,以後怎麼生活?何況她還是個朝秦暮楚的人,這種人怎能做終身伴侶。考慮再三後,他終於決定,就是馮玉芹離開這個世界瞭,也不和吳麗琴結婚。他快刀斬亂麻地斬斷瞭和吳麗琴的婚外情絲。

              暑假快結束瞭,馮玉芹竟提出來要去上課。高明海本來想阻止她的,可看她一段時間下來,精神好瞭,氣色也不錯,再說,和學生在一起,心情舒暢,總比一個人悶坐在傢裡強,也就答應瞭,但要她註意保重身體。

              高明海對妻子的癌癥產生瞭懷疑,就提出去醫院復查一下,馮玉芹也有這個意思。去醫院檢查後,一切正常,夫妻倆非常高興。高明海深思著,如果不是誤診的話,難道這兩個月自己陪伴著她,使她心情舒暢,是愛情的力量戰勝瞭癌細胞?

              這件事,馮玉芹最清楚。她根本沒有患過癌癥,這出戲是她和小王醫生共同編演的,當然,她還要繼續對丈夫嚴守秘密。

              高明海和馮玉芹又和好如初瞭。一場精心設計的假癌癥,為馮玉芹奪回瞭丈夫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