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qjpah'></fieldset>
      <ins id='qjpah'></ins>

      <acronym id='qjpah'><em id='qjpah'></em><td id='qjpah'><div id='qjpah'></div></td></acronym><address id='qjpah'><big id='qjpah'><big id='qjpah'></big><legend id='qjpah'></legend></big></address>
      <i id='qjpah'></i>
    1. <dl id='qjpah'></dl>
    2. <tr id='qjpah'><strong id='qjpah'></strong><small id='qjpah'></small><button id='qjpah'></button><li id='qjpah'><noscript id='qjpah'><big id='qjpah'></big><dt id='qjpah'></dt></noscript></li></tr><ol id='qjpah'><table id='qjpah'><blockquote id='qjpah'><tbody id='qjpa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jpah'></u><kbd id='qjpah'><kbd id='qjpah'></kbd></kbd>

      <code id='qjpah'><strong id='qjpah'></strong></code>
      <span id='qjpah'></span>
        <i id='qjpah'><div id='qjpah'><ins id='qjpah'></ins></div></i>

          鎖在箱子裡的秘密

          • 时间:
          • 浏览:13

            她嫁給他的時候,隨身帶著一個小箱子,古色古香的,還上瞭一把古銅色模樣如小鋸的老鎖。從娘傢出來,上瞭婚車,然後到新房,她象寶貝似地將它抱在懷裡,她抱得有些吃力,看來箱子一定很沉。這情景吸引瞭不少人的眼球。

            在她下車上樓的那瞬間,他的大姐悄悄附在他耳邊說:你這老婆可給你帶寶貝來瞭,你小子還真有財運!

            他的傢人一直以來並不喜歡她,沒少在私底下說她這人有些清高。說得也是,她的個性本就是淡淡的,與她相依為命二十多年的母親過世那刻,也隻是見她默默流淚。而且還嫌棄她傢裡很窮,孤兒寡母的,說他與這種傢境的女人結婚,會觸黴頭的。隻有他的大姐對她還算客氣。

            而他,卻很欣賞她這種處世不驚的性格,他對反對他們交往的傢裡人說:能否幸福關鍵是我們兩人的事,你們瞎摻和幹什麼?

            他是傢裡唯一的男孩子,手上有三個姐姐,父母希望他能找一個令自己滿意的兒媳婦,然後與老人們住在一起。

            他頂著各方面的壓力,在她的母親離開人世一個月後,將她迎娶過來。為瞭不讓她在傢裡人面前不自在,他咬瞭咬牙,用參加工作幾年來的積蓄付瞭首期房款,在市中心按揭瞭一套兩房兩廳的房子。考慮到她並沒有什麼親人,所以結婚儀式很簡單,隻請瞭一些關系不錯的親朋好友來熱鬧熱鬧。

            他的這一舉動,等於宣佈向傢裡人挑戰。

            所以,他結婚的時候隻有他的大姐來瞭,他的父母還有另外兩個姐姐,正在傢裡生著悶氣。

            他聽瞭大姐的話,好奇心也來瞭,他走瞭上去,想從她手裡接過箱子,她並沒有交給他,而是在進新房後徑自往臥室裡走,並隨手將臥室的門關上。

            過瞭幾分鐘,她才空著手從臥室裡走出來,看著半屋子愣在那裡的人,她微微一笑,若無其事地招呼大傢坐下來,並拿出喜糖和瓜子等遞給賀喜的人們。這一連串的動作更讓大傢的好奇心加重瞭。

            有人猜測道:這女孩子的母親或許是姨太太出身什麼的,肯定給她留下許多珠寶。

            哦,看來這新郎官早已知道這事瞭,要不,他怎麼會眾叛親離地選擇她呢?更有人恍然大悟道。

            他的大姐一改平常的矜持,一邊滿面春風給客人們遞煙遞糖,一邊伶牙俐齒地解釋說父母親年歲已高,隻好讓年輕人自己操辦婚事。

            他心裡明白,他的大姐突然變得這麼熱情,一定與那隻箱子有關。他還知道,不到明天,有關箱子的事父母那邊全會知道。

            晚上,客人們散盡後,他擁著她,想著白天的事,不覺問道:那隻小箱子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呢?瞧你象寶貝似地抱著。

            她起身將小箱子從壁櫥裡抱瞭出來,眼睛緊盯著他,反問道:請問你真的要我打開嗎?

            他見她一臉的嚴肅勁,趕忙說:我隻是好奇,待以後你想打開的時候再打開吧!她抿嘴一笑,又將小箱子收藏在原位。

            他在一個公司跑銷售,她在電信局做文員,兩人平常工作都很忙,新婚後,兩人並沒出外度蜜月,他們隻想利用十五天婚假好好休息休息。第五天早上,他聽到有人敲門,打開門一看,笑吟吟站在那裡的是他的二姐,他有些疑惑地看著二姐,他知道二姐是傢裡最反對他們走在一起的人。

            二姐笑著說:小弟,爸媽讓我來接你們回傢,他們都想通瞭,說你們現在也結婚瞭,再怎麼也是一傢人,應該住在一起的。

            他知道這又與那隻小箱子有關,二姐是傢裡最勢利精明的人,父母都要讓她三分,他正想拒絕。隨後走來的她卻對著二姐輕輕地點瞭點頭。

            她象出嫁那天那樣抱著小箱子走進瞭他的父母傢。

            她溫柔賢淑,舉止大方,特別是能做一手好菜,不管工作多忙,都將傢裡收拾得井井有條,特別是大姐那個對飲食很挑剔的兒子,竟對她做的菜狼吞虎咽,因她的緣故,他的幾個姐姐每到雙休日都跑到娘傢吃飯,就因為想嘗嘗她的手藝。而她,總是變換著花樣,將一傢人招待得眉開眼笑的。而他的父母,見媳婦這麼有凝聚力,竟讓不怎麼喜歡回娘傢的小女兒三天兩頭往這邊跑,對她越發喜愛瞭。

            剛搬進他的父母傢時,他的那幾個姐姐經常會在她面前有意無意提起有關小箱子的事,漸漸的,大傢都將這事淡忘瞭,一傢人在一起議論的話題除瞭飲食,還包括各自的工作與生活,而她,依然淡淡地坐在一邊,聽大傢說話。

            一年後,她懷孕瞭,他的父母更是樂得合不攏嘴瞭,將她當成瞭手心裡的寶。

            那天晚上,她將那隻箱子拿瞭出來,當著他的面打開瞭,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箱子普通的鵝卵石,他驚呆瞭。

            她靜靜地望著他,慢慢地說:當年,我的母親用這隻箱子叩開瞭不喜歡她的奶奶傢的門,然後,我的母親用能幹與賢惠令大傢對她刮目相看,隻是後來老傢那邊發瞭洪水,傢裡人全被洪水沖走瞭,我和母親到外婆傢,才躲過瞭那場災難,你沒問過我,我就沒對你說過這些。我們在傢裡的殘垣裡找到瞭這隻小箱子,我們帶著它流亡到瞭這座城市,這是我們唯一從老傢帶來的東西,所以母親一直將它當成寶貝。

            她深吸瞭口氣,接著說:我與你相識後,我母親說你是一個好人,但她也知道你傢裡人並不滿意我,不喜歡我這人,還有我的傢境,她心裡很急,所以病也就找到一向身體不怎麼好的她身上,這不,離我而去瞭!她臨走的時候,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希望我也能象她那樣,用這隻小箱子敲開去你傢的門,讓你傢的人在與我相處的時候能見識我不為人知的優點。我本不想這麼做的,但你考慮我的感受決定在與我結婚後搬出去住,你因我與你的傢人分離,我不忍心,於是,我就聽母親的話瞭。再說,我看見它,就象見到母親一樣!

            說到這裡,她深深地吸瞭口氣,問道:你說我這種做法是不是在欺騙大傢呢?

            他早已淚流滿面瞭,他緊緊地攬著她,哽咽道:這隻小箱子,還有你,都是我心中無法用金錢衡量的財富!